大米(^з^)-☆

一行字(司领)(纯属个人心情的产物)

“领!!领!领!!!”道明寺穿过隧道,无助的东张西望,只希望能找到那个人,一秒,就算能快一秒也好。把他所在自己身边,仇恨、痛苦、挣扎自己和他一起分担。
还是晚了,成瀬领靠在芹沢直人,握着弟弟心爱的口琴去了那个世界。在这世界已经无亲无故的成瀬領的葬礼在道明寺司的操办下举行的低调而庄重。没人知道世间号称“天使律师”的成瀬領和道明寺家有什么关系,只以为是道明寺家的雇佣律师了。
“道明寺さん!不好意思打扰您一下可以吗?”
“当然。”
“这是从成瀬さん遗物的西装内侧发现的信,上面写着道明寺さん宛,所以给您带过来了。”递上一张左下角有点暗红色痕迹的纯白色的信封。
“还有这个口气,也请您一起收下吧。这样成瀬さん会比较开心吧”。
接过诗织递来的信封和口琴装进西装的内侧带,道了声谢离开了会场。一个人开着车来到海边的一处小木屋。到平时自己坐着看书的地方坐下,拿出那封成瀬領给自己的信。A4纸正中心“如果有来生,司陪我去拉斯维加斯的米德湖去钓鱼吧。”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