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з^)-☆

夢の底 現実の表 润智 竹马

这次最新的cm在一个安静的住宅区拍摄,5个国民偶像怎么能一直待在户外呢,会引来周围各方关注的吧。所以公司就给他们找了一户人家当舞台。导演一喊cut以后,瞬间就off的dyz被nino又拖又拽的带回了那户人家。其他三个人看着闹腾的两个人没形象的大笑着。你说模特组两人不担心大宫两人有写什么吗?模特组会回告诉你“大宫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两人叫模特夫人组。”
“什么就模特夫人组,你才夫人呢!”一巴掌拍上相叶氏的头(微微的踮脚)「作者你这是找死呢!」
“是,是,是,nino说什么就是什么!”摸摸被拍疼的后脑勺。
“你真没用,看我的。na,Satoshi你是夫人是吧?!”
“我。。。”看看小恶魔nino。屁股一疼,拍开在屁股上吃豆腐的手。“~~嗯~~”有气无力的回答着。
“哈哈⋯你看!”
「明明就是你逼他的,那么可怕的一张脸要吃人啊!(つД`)ノ」大模特夫夫。
午饭后不久我们年纪最大的那位就枕着自家夫君的大腿睡着了。sbr习惯性的找一撮毛一遍玩一遍和其他三个人聊天。
“satoshi,satoshi,快醒醒,下午的拍摄快要开始了,快去补妆吧。”
“嗯~~”勉强撑起上半身,伸开双手等着sbr来把自己抱起来。
“嗯?Satoshi怎么了?”
“抱抱~”
“还在外面呢,怎么突然这么撒起娇来了~真拿你没办法~~好了快起来吧,化妆师在等你呢~”拍了一把挂在自己身上人的屁股。
“这就去( ´ ▽ ` )ノ”
“下午拍摄开始,arashi的各位进场了”
“お願いします。*5”
“下午的场景都是室内的,5个人围着暖桌,自己都在做自己的事。二宫桑在对着相叶桑变魔术。大野桑在画画。樱井桑在一遍吃着橘子一遍对大野桑的画指手画脚,大野桑不时瞪他一两眼。松本桑在旁边看着时尚杂志。之后会有一束光照在四个人身上,另一个人抬头用很幸福的眼神一一看他们一眼。顺序分别是相叶桑,樱井桑,二宫桑,松本桑,最后是大野桑。变现的自然点就好,感觉就像是平时习惯的感觉,心里想着有他们在真好。由于灯光的挑战比较画时间,所以现在预定的拍摄场景只有这个。”
“嗯,好的。桌子只有四边,谁和谁坐一起?”对于所有细节都追求完美的sbr和导演讨论着每个细节。
第一个镜头很顺利就拍好了,简直就像是平时在乐屋里的感觉。dyz在准备好的画册上画一只狗,yjx不时在旁边感叹“哦~~哦~原来是这样画的~哦~这是不是腿有点短?是不是褶子有点多啊,和aiba酱一样!⋯⋯(省略)”两道眼神射来。「你才褶子多呢!你才跟狗一样呢!」「sho君,你好烦!导演让你演演就好,你一直
说不停啦!」
“现在先拍相叶桑的特写镜头,其余的arashi成员请在旁边等候一下。接下去按照樱井桑,二宫桑,松本桑和大野桑的顺序拍特写。最后会拍各人实现的全景。镜头会360度扫5边,各位只要继续做刚刚的事就行了。现在请相叶桑坐在这,灯光师调试灯光。”
一束橙黄色的从aiba背后的窗户照进来,自然的就好像秋天的夕阳,按照导演的要求,半转过身子看着刚刚nino坐过的地方,灯光也适当的做了调整。柔软的灯光只照亮了aiba的半张脸。不笑的aiba总给人淡淡的忧伤的感觉,呆呆的看着nino坐过的坐垫。
“start” “ok!”虽然aiba的演技不是5各人里最好的,但依旧表现出了导演要求的感觉了。回到大家的身边,和yjx交换了位置,坐在了nino的旁边。
“笨蛋,你刚刚开拍之前在想些什么?”
“nino怎么知道?!”
“因为你是笨蛋啊”
“我在想要是以后有一天,你走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怎么办?”
“笨蛋,你比我大,要是也是你先死好不好。”
“nino,你!”
“放心,你死了的话,我会好好活着的。每年会跟着J一起给你们上坟的。”顿时四人一片黑线垂在脑后。
yjx,eghy和sbr顺利的拍摄完后,dyz和平时有点点那么不同,好像看着每个位子的时间都比较长。
“大叔,你刚刚又发呆了吧!”
“刚刚好神奇,刚刚背后灯光照来,就好像是投影一样,我看到了自己第一次和分别和你们见面还有我们这15年以来的场景,就好像放电影一样。那时候大家都还小。15年都过去了,我们还在一起,真是太好了。”一摸眼角的泪。
“大叔你年纪大了吧,怎么动不动就哭啊。我们还有下一个15年,再下一个15年。还有arashi2代呢。”
“利达~(T◇T)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笨蛋,你给我过来!你还想和别人一直在一起?!”
“哈哈~~~~”arashi的休息的角落又响起了惯有的笑声。
「刚刚好像做梦一样,第一次见到sho君的时候sho君还是个小豆丁。大大的眼睛,两颗仓鼠一样的牙齿,吃东西的时候脸鼓鼓的,就像真的仓鼠一样。第一次碰到nino就感觉自己应该和自己很合拍。去京都之前被问了电话,之后也有一直保持着联系。不像sho君, 总能自来熟的性格意外的拉近了和自己的距离。和aiba酱和松润其实接触并不多。或者可以说是正式接触是在出道之后呢。一直是乖孩子的aiba酱和像刺猬一样的松润,这样的5个人被组在可一个组合里,能走到今天就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曾经像刺猬一样的男孩现在已经完全长成了一个立派的男人了呢,虽然偶尔还是会s一下。
在看向sho君的时候好像看到多年前两人在天神祭上偶遇的画面。这么多人里两个人相遇了还认出对方来了。要是当初没有一起组团出道,说不定两个人就会像其他人一样擦身而过。这样优秀又帅气的人自己就遇不到了。
看aiba酱的时候想起了04年aiba酱在24h上读信的画面了。从那以后我们说好要一起成为top的5个男人,现在这样算实现aiba酱的愿望了吗?其实比起做top,我现在只要我们5个能在一起就行了。看着sho君的双下巴,aiba的褶子,nino的一块腹肌,松润的。。。所有,都会觉得很幸福。前提是如果你们让我去钓鱼的话。
到nino的时候都是一个个小画面呢~fufu~~在录节目时候在摄像机没拍到的地方一直胡闹,对不擅长做节目效果的我,nino总会在旁边提醒我,这里该怎么样什么的,虽然大多都是以欺负我为主。虽然看上去挺痛的的,其实一点都不痛哦,nino其实下手很轻的。和nino在一起的话真的不说话两个人各做各自的事也可以,完全不会有尴尬什么的。
松润的~说来有点害羞呢~~我看到他跟我表白时候的样子了。虽然润(私下我都叫他润的啦)和道明寺不一样,润直白多了。“大野桑,我喜欢你,能不能和我交往?”如此简单简单明了的告白。当下我没有答应哦,fufu~大家都说我迟钝,其他人早就感觉出他对我的不同,就我自己没感觉到。其实我也是喜欢他的啦,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开口罢了,后来更难开口了。“其实你也喜欢我的是不是?”“嗯,喜欢,很喜欢哦。”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啦~
时间来到08年,那年就像个转机一样,对于我自己对于整个团队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年。开了自己的个展,舞台剧,第二次的24h,还有第一次的国立。每一个都是很大的挑战,但是我们5个人一起跨越过来了。个展的时候sho君一直陪着我接受采访,舞台剧的时候都来看过还到后台来给我鼓励,第一次站上国立的舞台,五个人手牵手,感觉时间都停止了,硕大的国立竞技场只剩下他们5个了,他们做到了。
接下去几年国立变成了我们的定番,直到去年最后一次在最高的舞台上给nino和松润过了30岁的生日。没了国立的演唱会,今年15周年在夏威夷的演唱会,椰树、夕阳、大海,自己最重要的人这些都再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satoshi satoshi 醒醒”
“嗯?润我又睡着了?”
“吃完午饭开始其实也没多久,怎么了?快起来啦,下午的拍摄要开始了。”
“⋯⋯”
“下午拍摄开始,arashi的各位进场了”
「刚刚那些是⋯」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