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з^)-☆

Song of destiny 润智

难得的休假虽然不长,但是还是想离开充满束缚的的日本。两周前就订好了去夏威夷的机票。最后一个通告赶完,立马回家收拾完行李,往成田机场赶去。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订的头等舱的位置,不是假日的深夜航班乘客并不多。整个头等舱除了自己也就一个人了。一天的奔波,即使飞机上睡的不束缚,没多久sbr也进入了梦想。中途被空姐叫醒锅一次,用餐之后又睡着了。下了飞机直奔自己订好了的trump hotel,在自己关上门的一瞬,好像听到另一扇门被关闭的声音。
睡觉前简单的想了一下明天想做的事,联系了下当地的朋友,第二天暂时见不了约在了后天下午在海边BBQ,那明天早上就先去浮潜吧,下午一个人就在沙滩上看看美女晒晒太阳吧。
早上在自己出门的时候看到个小个子的男生从自己旁边旁边的房间出来。一瞬的时间,只看到这人黑黑的,耳朵小小的。从后面看上去头毛松松的,低头抬头的瞬间没见蓬松的头毛有过一丝移动,这是用了多少发胶阿。看样子应该也是亚洲人了吧。
自己去借了辆车,方便自由移动。在GPS的知道下找到了浮潜的店,咦,怎么又是那个背影,这是也要浮潜吗?浮潜的衣服都穿好了。好像挺有缘的,一个早上遇到两次了。这次在那人回头的时候终于看清脸了。总结的来说就是所有都是很小巧的,鼻子很挺,嘴唇很薄,一双杏花眼。
前面有只海龟,好想赶上去扒在海龟壳上像电视里那样让海龟带着他游。就在自己以为要追上去的时候海龟转壳个身朝一群雨游去「海龟是肚子饿了,要觅食了吗?为什么又是这个人,这么大的海域又看到这人。他很喜欢鱼吗?看上去和鱼玩的很好的感觉。」发现海龟追来的鱼四处逃串,瞬间那人周围一条鱼都没有了。前面的人回头瞪了一眼自己。「唉,是我的错?我哪里错了?你的鱼是被海龟吓跑的管我什么事!」追上去想说个清楚,一把抓住前面人再次逗弄鱼的手,碍于带着换气器的嘴说不出什么,只能指手划脚的乱指示了一通。前面的人莫明的看着这人,一脚踹开后面的人自己朝水面上的船游去。
“你刚刚为什么瞪我?”
“唔…”
「是不是抓疼他啦,八字眉好可爱,脸圆圆的像面包一样,怎么办,好像我好像看见丘比特了」就在分神的时候那人已经挣开并走远了。
中午在一家当地很有名的中华料理吃的顺便还去了一位前辈推荐的甜品店。作为一个特别自律的艺人不能让自己晒黑,但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背后自己涂不到防晒霜,看看周围的各色美女,果然比起胸,自己更喜欢翘臀,为什么那里的画风和周围那么不一样呢?在夏威夷的沙滩上,这人在画画,而且又是这个人,这一天要遇见这人多少次才行阿。
放眼整个夏威夷沙滩这么大,为什么自己的眼神总是不自觉的往那个人那边瞟呢。「这人是做什么的?」2个小时了,不断又帅哥美女上前搭讪,都不睬人家,只是画完一张再画一张,不停的画着,不无聊吗?看着有点驼背的背影睡意朦胧,醒来后正是夕阳西下,海滩上的人正收拾收拾准备回去的时候。居然还在那里!「你不走,我走!」不知道是这陌生人扰乱自己节奏生气,还是对一个陌生人那么在意的自己生气。晚饭,按摩,夜晚的沙滩散步,很好,都没遇到那个人。回到房间的阳台,抽根烟。有意无意的朝自己隔壁的隔壁阳台望去,灯还没亮,是还没回来吗?半个小时后再抽根烟,还没回来?一个小时后,还没回来,2个小时后还没回来。都过了12点了还是没回来。「这是去哪风流了吧。把我一个人撂在这里难过,自己去风流了,什么人阿这是。哼!」他好像忘记了自己连人家的名字都还不知道的事实。
一夜的郁闷被许久不见的好友相聚给取代了。在日本不能如此放肆的出现在海边。让朋友帮忙涂完防晒霜之后,戴上冲浪板扑进海里。因为很久没有冲浪先前的几下都站不起来“よし!这个浪好,一定可以滑的很好。”“咦!怎么他也在这?啊!!!都是这个人的错,今天不让他赔礼道歉我就不叫松本润!”
“喂!”「这人不是在钓鱼吗?怎么睡着了?睡着了的时候为什么嘴嘟起来的呢?好想戳戳看啊,好像很好吃的面包,好想咬一口。(=^ェ^=)」在这种可笑的想法辅助实际之前,面前的人就因为鱼竿颤动被惊醒了。
“啊!”
“你吓走我的鱼了”一个伶俐的眼神过来(*`へ´*)“赔偿我”
“唉?!唉??!!”
“赔偿我!”
“哦,好,等等我要和朋友BBQ,你要不要一起阿?”
“好阿,反正今天一条鱼也没钓到”
( ´ ▽ ` )ノ
“润,这是谁阿?”
“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我欠他的,就让他和我们一次BBQ吧。”
“好吧。”
等润再次想起这人的时候这人已经不在了,「这人是变魔术的吗?怎么每次出现消失都那么突然?」
BBQ还不尽兴的还去了当地稍微有点情调的酒吧。舞台上有个做不太稳的人用软软的声音唱着松山千春的歌。很好听,连唱了两首,下台的时候有点站不住了,有几个看上去不是好人的人立马勾搭了上去,用英语说者各种下流以及诱惑的话。可是明显那人听不懂,跌跌撞撞的想走出pub,却被一把来回跌倒在一个高大的白人的怀里。在那白人抬起那人头打算亲上去的时候终于看清那人的脸。「怎么又是你?为什么碰到你我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呢,就当自己再管一次闲事吧,反正明天就回国了,就再也遇不到了吧。」(你忘了对方也是个说日语的了)
想要推开腰上禁锢的人听到熟悉的声音,扭过身主动张开双手,求抱抱 ♪( ´θ`)ノ主动缠上自己的脖子“帰りたい~”“はい、はい、帰ろう”公主抱的抱起一直在自己耳边撒娇的人。到了hotel不知道是送这人回自己房间好还是带回自己房间好。无奈的看着紧靠在自己怀里的人,,眼睫毛扑闪扑闪的颤动着,小巧的嘴里不断蹦出可爱的婴儿词汇,不时还扭扭头,头毛蹭的脖子好痒。其实脖子再怎么痒也没有心里痒,裤子变的有点紧了呢。「完了!还是快点进房间吧!」
刚关上门就被吻上了「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やりたいヽ(´o`;やろうよ♪(´ε` )satoshi欲しいε-(´∀` )”
「上帝阿,菩萨阿,我该怎么办啊」想把人放在床上自己去厕所降火,可是缺被人用力导致变成现在这样趴在了那个人身上。小小润被身下人的膝盖打着过长时间的招呼。
“这是你自己点的火,我不客气了。叫我润”
一夜春宵无限~
“嗯~”摸摸床边一片冰冷
“嗯?!人呢!”观察了周围一圈没有多什么也没少什么。要不是凌乱的床单和垃圾桶力孤独的套套,应该可以相信一切是sbr自己的一场春梦吧。
回程的机票依旧是深夜的,头等舱,依旧只有两个人。或许真的只是一场梦吧。特意嘱咐过空姐不必叫自己用餐的sbr在离降落还有半小时的时候醒来,飞机里正在播放到达地当天的新闻
“现在为你报道最新体育娱乐新闻。两周前coming out的青年画家大野智,被目击到在夏威夷与当红偶像松本润约会,共渡热烈的3天2夜。还有目击者称松本润公主抱大野智回房。就此消息记者拨通了双方的经纪人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双方都否认这属不实消息。我台将继续跟踪报道,艺术界当红偶像的恋爱进展。”
「∑(゚Д゚)这都还没回国呢!原来叫大野智啊,既然已经和我传绯闻了,而且我也不讨厌,那就让他成真吧,回去你就等着被我攻陷吧!」
刚下飞机就被众多的长枪短炮包围,还好自己有万能的经纪人在,终于冲出重围坐上保姆车,「自己这样了那那位呆萌的画家怎么办。」他不知道那个低调到平凡,平凡到不起眼的画家已经在他和记者纠缠的时候坐进出租车回家了。
“松润,你和那大野智到底怎么一回事?”
“翔,你帮我查查那家伙的消息吧。我喜欢他。”
“Σ(・□・;)你怎么认识他的啊?怎么一回事?新闻说的不会是真的吧?!要是是真的话…此处省略5分钟能说话的字数”
“等有时间再跟你解释吧,帮我查吧,我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
“要是你坚持的话。”
回到自己的高级公寓,一层两户,极好的安保系统,优雅的大堂设计,一切自己都很满意。现在有了个不满意的地方了。在关上门的瞬间看到对门出来的人脸的时候,或许不满也快变成最满意的一点了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