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з^)-☆

窗台密语

演唱会之后
从直升机下来后甚至来不急换个衣服就跟相关人士吃了饭,之后又喝斯大副们一起喝了庆功宴,酒量再好的人,也经不住连续两顿的应酬,arashi5个人多少都有点喝醉了。当凌晨所有都结束后5人终于能回到宾馆换下舞台的衣服,泡个热水澡的时候,参与演唱会设计最多的末子来到老大队长的dyz房间里。
刚洗完澡从浴室只穿了一条海滩裤脖子上搭着一条浴巾就出来给sbr开门。sbr关上门。
“跟你说了多少次,头发要擦干,不然会感冒的。”
“刚洗好你就来了,还没来的急擦呢…”喃喃细语,不敢让后面的人听到。
“你说什么?!不要以为我听不到。快去把衣服穿上。”把dyz按在凳子上自己开始帮他吹干。dyz的散发干的很快,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sbr就特别喜欢摸dyz脖子这的头发,虽然有点扎手,但自己总是从中感到平静。
连续两天在夏威夷开演唱会,在日本还有200家电影院直播演唱会,15周年有这份大礼,让sbr比往常更卖力的在舞台上表现着自己。身体的兴奋因为之后的应酬一直得不到安抚反而在酒精的作用下差点失控。回家后立马洗了个澡之后终于有种解放了的感觉,从天团arashi成员sbr的身份里解放出来的感觉。在温热的水里泡了一会,想着自己的队长也差不多该洗好吧,虽然知道明天还有拍摄,但还是好想见一眼自家恋人。顺带上几瓶啤酒和一瓶葡萄酒,敲开了队长的门。
看着穿上T恤立马恢复成小老头的人,心软软的化成一滩水。示意站着的人自己是带酒来的在桌上。
“还喝,刚刚没喝够?”洗完后软啪啪的前发搭在额头显得这人年纪更小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说“就想和你两个人喝。”不管后面那位小老头表情如何委屈,拎起酒就向阳台上走去。和大多数日本人习惯了坐在榻榻米上一样,润直接坐在阳台上,不管自己现在坐的是水泥而不是有点清香的榻榻米。无奈的dyz只好跟上挨着sbr坐下,接过已经开好的啤酒。
“呐,satoshi,15年了~感觉好快,又好慢阿”
“15年啦,arashi真好,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你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呢。fufufu”泪腺逐年降低的某人拉过旁边人的袖子擦起泪来。
嫌弃的看了一眼“我超级感谢dyz是我们利达这件事呢,感觉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arashi,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包容着我们,支持着我们。他唱歌好,跳舞好,画画好,钓鱼好,虽然会把自己晒成木炭,但是大家都好喜欢他。这样被大家喜欢着的人却是我的恋人,我一个人的东西,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奢侈的人呢。即使被人说我依旧会和他一起走下去,做一对arashi里克己的夫夫。你说好不好?”牵起旁边人十分有艺术感的双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当然被握住手的人完全不会觉得疼,因为这温热的Mr克己从来都舍不得让自己痛一下。
“ずるいよ、潤ちゃん。”眼泪不停的滚下脸颊,任润一一吻干。
自己主动将嘴贴上“明天还有拍摄呢,早点睡吧,今天也累了吧。”
“润不想要吗?我可是很想润呢。”再次主动吻上sbr的唇恶作剧般的舔了下润邪恶下嘴唇。sbr岂能让这人如此放肆,立马抢回了主导权。纠缠不清的双唇里互相缠绕的舌头,决堤的银丝,无一不透入出他们对于彼此的渴望。两人一路纠缠回房间,衣服和海滩裤散落了一地,跌落在宾馆优质的床上。
双手撑在头两侧“サトシ、会えて本当に良かった。愛してる。”不等身下人给他什么回应就剥夺了这人说话的权利。
sbr炙热的双唇从耳朵,脖子,锁骨,在夏威夷总是免不了游泳所以不能在dyz的身下留下痕迹。终于一路细吻来到胸前的茱萸,含住一边慢慢的在周围画着圈,喝了不少酒的身体,比平时更敏感,经不起多少挑逗,就挺立了起来。轻扯,重吸,另一只手还不忘问候另一边的茱萸。“啊…啊..”dyz难耐的扭动着身体,下半身的小小智和小小润互相磨蹭着来缓解得不到安慰的空虚感。终于sbr放过了dyz的茱萸,一根一根一毫米一毫米的细吻着dyz的肋骨。已经忍受不住恋人温柔前戏的dyz,自己伸手摸向两人密切相贴的地方。隔着内裤描绘着小小润的模样。润拨开dyz的手,一把扯下dyz的内裤,已经兴奋的小小智已经流出了晶莹的泪珠。握住根部,将小小智含进嘴里。一次就让小小智进入喉咙的深处。突如其来的刺激让dyz“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深深浅浅的吞吐还伴随着不是被玩在掌上的肉球,dyz不一会就射在里sbr的嘴里。
dyz的精华被润用嘴渡到自己的嘴里,两人又开始了一轮新的唇舌只战。只是这次被交换的是带有点腥味。sbr抬起dyz的腰,拿过ky,修长的手指钻进dyz的蜂窝里,被情欲刺激的已经分泌了很多蜜汁的蜂窝里,温暖而柔软。再也忍不住的润,扯下内裤就把小小润送进了温暖的蜂巢,还没完全适应小小润粗大的蜂巢紧紧的吸着小小润,“厄…”被禁止的温暖包围的sbr发出了低沉的叹息,抬起dyz的左腿,能让自己进的更深。
慢慢的抽动起来,毕竟在一起了这么多年对方的敏感点,自己比谁都还了解。“啊…啊.哈…慢一点,慢一点。不行了…” “再忍下,一会就都给你。”dyz自己摸上了再次兴奋起来的小小智,随着sbr的节奏,自己动手给自己安慰。就在他以为就快要结束给自己解放的时候,润放下他的腿,托着他的腰让他翻个身,跪在床上,双手已经无力支撑自己的上半身,更没力气去安慰小小智,整个人被sbr抱在怀里。后面依旧以告诉被穿刺着,前面被我在对方手上,双方的快感让dyz有种身处云端的漂浮感。
终于一阵折腾之后sbr射在了dyz的里面,dyz也解放在sbr的手上了。演唱会的疲惫,连续的应酬,极至的快感,让身下人无力的深深的埋入了被子里。明天还有收录,抱着动不了的人走向浴室,彻底的清洗干净后,相拥进入夏威夷的美梦中。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