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з^)-☆

舞驾家日常④三郎运动会

虽然舞驾家失去了爱他们的双亲,但是对于舞驾家五个孩子来说,他们并不觉得自己有别人想的那么可怜。他们有会照顾他们起居的一郎,教他们功课的二郎,用实际行动保护哥哥弟弟们的三郎,不让人担心的四郎,偶尔卖个萌讨哥哥们欢心的五郎。
在太郎爸爸花子妈妈去世后。三郎有一阵在学校被班里的其他孩子欺负了。虽然三郎没说,但是一郎,二郎还是从经常来家里玩的片山那里知道了这事。一郎和二郎一面为自己有个坚强的弟弟自豪,一面又为三郎的逞强而担心。二人商量后还是决定再给三郎一点时间让他自己消化下吧。自那以后虽然一郎二郎嘴上不说,但是更多的关注三郎了。还和以前一样天天笑容挂在脸上,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太郎爸爸和花子妈妈去世后将近半年的时间,四郎是和一郎睡在一起的,晚上做梦的时候还会叫唤花子妈妈。五郎还小,在闹过几天之后可能也习惯了没有妈妈的感觉,就不再闹腾了。果然,问题最大的还是三郎。一年了,没见三郎哭,也没有过激的行为,只是偶尔抱着和子在佛坛前看着花子妈妈和太郎爸爸的合影,发呆或者喃喃自语,结束后依旧是舞驾家笑容的百宝箱舞驾三郎。
十月第二周的周一是体育日,三郎在的学校今天举行运动会,家庭成员都可以来参观的日子。舞驾家也举家来给三郎加油。一郎抱着五郎,二郎牵着四郎。(问我为什么五郎一只趴在一郎身上,而不是二郎?大家都懂的嘛~平日的休闲服没有垫肩,五郎趴在二郎肩上会滑下去的。xgg请相信我,我对你是真爱!只是爱的比较深层!!)
死人来到制定的位置,周围都是父母一起来的,爸爸手上大多都拿着长枪短炮,记录自己孩子在老师带领下打闹着完成热身运动。一郎从包里拿出相机给二郎,示意二郎给三郎拍照,自己来带四郎。二郎意会的接过相机,看看一郎腿上的五郎,把四郎放在自己和一郎中间的位置,拿出3DS让他去就公主了。一郎看看二郎的侧脸,软软的笑了。
这次三郎要参加三个项目,200米,二人双足事前听三郎说是和波多野一组,还有团体50m接力。200m在上午还不时很热的时候最早举行。一郎和二郎并不担心,不出意料的话前三是肯定有的,三郎是他们中运动细胞最好的,特别是脚,跑的不时一般的快。果不其然,三郎是冠军。赢了的三郎朝自己兄弟们兴奋的挥着手,被刚过了一关的四郎看到,“三郎哥哥手不会甩断吧”冷冷的说到,低下头,继续救公主。一郎坐在旁边有那么一瞬间冻住了。
上午就再也没有三郎出场的比赛了,中午5个人一起吃早上一郎做的便当,为了给三郎加油,一郎今天做了特别多三郎喜欢的炸鸡肉块。当然还有四郎的汉堡肉拉~二郎是只要是一郎做的都喜欢。可怜的五郎只能看着哥哥们吃的满嘴油腻,自己只能喝着味道清淡的青菜蛋花粥。
二人三足的之前,三郎总觉得肚子哪里不舒服。冲过终点绳的时候也不管自己取得了什么成绩,直接奔向了厕所。二郎,看着镜头里得三郎不对劲,把相机给了一郎自己追了上去,一郎动不了,只能在位子上等着他们回来,谁让现在四郎五郎都靠着一郎睡着了呢。等得45分钟都过去了野不见二郎和三郎回来。听见广播说,“由于3年2班舞驾三郎突然肚子不舒服,3年2班接力得人选改成片山义太郎。”一郎感觉推醒四郎收拾下东西就带着四郎五郎去了学校医务室,到了才知道,原来三郎中午吃多了,拉肚子了。一郎哭笑不得。回家路上二郎背着三郎,三郎还也没自觉得双腿不停得晃着。“我只要和哥哥弟弟们一生都这样开心得过着就很开心了。爸爸妈妈得事我已经不难过了。所以哥哥们野不要担心了。做舞驾家得孩子真好~~二郎哥哥你说是吧!是吧!一郎哥哥做饭那么好吃,每次校服洗完了还会帮我们熨好,还回画画。二郎哥哥读书又好,嗯,读书很好,嗯…只有读书很好。四郎,五郎还太小,我做哥哥得要好好保护他们!”
“うるさいなぁ〜二郎我也是有很多有点得好不好,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扔下去啊!”作势要松手把三郎扔下去。吓得三郎一把勒紧二郎得脖子。“放手!放手!!要被你勒死了!!!”
一郎抱着五郎牵着四郎看着前面得两天笑得流出了幸福得眼泪。

评论

热度(3)